26歲女孩陪母抗癌15年 自己也患癌後做了一個決定

2020-08-07 00:20 來源: 太原日報
調整字體

  成都女孩餘紅秀從11歲時就知道了“癌症”這個詞,她的媽媽從患直腸癌到結腸癌,到又患上子宮內膜癌,15年的陪伴時間,對餘紅秀來説,最痛苦的就是每次給媽媽籤手術同意書。更為不幸的是,兩年前,24歲的她也患上了結腸癌,開始了手術、化療……

   

  餘紅秀和媽媽

  為了分散化療的痛苦,餘紅秀開始把自己的故事發到抖音,她想分享出去,讓更多的人瞭解腸癌、如何正確抗癌,康復期怎麼度過、怎麼複查,給病友以及家屬一點力量。

  不知道自己還能堅持多久的餘紅秀,去年2月悄悄把人體器官捐獻志願登記卡申請好,希望自己去世了器官還能救人,遺體還能送到醫學院做“大體老師”。

  陪伴母親抗癌15年

  26歲女孩也不幸患癌

  “説實話,很累的,但是還有一口氣就要拼命賺錢養自己養家……”餘紅秀是成都新津人,今年26歲,卻陪着媽媽鄭女士有着15年的抗癌經驗。

   

  餘紅秀的媽媽

  15年前,餘紅秀11歲,鄭女士因為卵巢囊腫住院做手術,手術做到一半發現腸道有問題,當地衞生院停止手術,請了縣醫院專家緊急做了直腸癌切除手術。手術後,餘紅秀幫着護士按着媽媽插胃管,記錄每天胃管排出來多少液體,然後去水龍頭清洗完繼續給媽媽安上去。堅持化療三次後,鄭女士穩住了病情。

  餘紅秀19歲時,媽媽在縣醫院又被確診為結腸癌。她騙媽媽説是良性腫瘤,手術切除就好了。手術後,又是多次的化療。“當時我第一次籤手術同意書,手術完了大年三十我和老媽在醫院過年,她化療痛得不得了,説不治了。”回憶起那年,餘紅秀印象很深刻,因為家庭條件不好,父親又有精神上的疾病,她17歲從職高畢業就外出工作,媽媽再次生病後,她早早挑起了家裏的擔子。

  2018年2月底,鄭女士再次因為肚子疼痛到縣醫院檢查,懷疑是子宮內膜腫瘤,後在四川省人民醫院確診為子宮內膜癌,餘紅秀再一次奔走在醫院。

  為了讓媽媽安心手術,餘紅秀每次都説是小手術,鼓勵她。手術後,餘紅秀又給媽媽翻身、擦身、收拾大小便,每天鼓勵她堅持吃東西。多年的陪伴,讓餘紅秀有了豐富的護理經驗:手術後要幫助翻身,發燒要用熱水清洗全身物理降温,手心要拱起來拍背排痰,必須下牀扶着走路防止腸粘連……

  好運並沒有眷顧這個家庭,同年3月,日夜照顧媽媽的餘紅秀突然肚子痛到不能走路,回到當地醫院檢查確診為結腸癌,後來在華西醫院以危急狀態入院手術。

   

  餘紅秀出院病情證明書

  “當時檢查腫瘤有15釐米,情況複雜,我自己籤手術同意書簽得發抖,就想着怕不能陪伴老媽更長時間了,遺書也寫好給表妹,沒敢和老媽説,她當時還在省醫院化療。”餘紅秀告訴紅星新聞,當知道自己是癌症的時候,她崩潰地在華西醫院樓梯口大哭,入院一週每天眼淚沒停過,擔心自己挺不過這個坎,以後沒人陪伴老媽。她特別害怕手術,“是我媽還在省醫院化療支撐我不放棄,自己要配合醫生做手術,許三多的精神支撐着我:不拋棄,不放棄”。

  直到餘紅秀做完手術轉回地方醫院康復後,鄭女士才知道女兒生病,她哭到喘不過氣。上天彷彿又是眷顧她們的,手術後倆人情況良好繼續化療,彼時她每次安排完媽媽在省醫院的住院化療,再跑到自己醫院安排好住院化療,直到出院。

  曾資助陝西女生

  “因為我曾經也是貧困生”

  四年前,餘紅秀還沒有生病,主要做門店銷售員的工作,一個月好的時候能掙2000元。她在一個公益羣裏認識了一羣愛心人士,於是自己也加入了幫扶。

   

  在醫院的餘紅秀

  公益負責人告訴紅星新聞,羣裏主要幫扶西部山區的學生,大家都是愛心人士自發彙集,由個別成員前往實地考察,確定貧困需要幫扶的學生,主要以生活費資助為主,學生以每個月300元為標準,滿足日常開支,直到高中畢業。

  在公益負責人秦女士的牽頭下,餘紅秀和另外的愛心人士一起資助了一位陝西的高二女生,“每人每個月一百元,由負責人統一打過去,雖然我自己掙得也不多,但是我曾經也是貧困生,受到別人的資助,現在我想多多少少也能幫助到另外的人。”

   

  餘紅秀資助的貧困生資料表

   

  最後一次資助的轉賬記錄

  在“西部助學”受助學生資料表上,紅星新聞記者看到,餘紅秀資助的這位學生本人患有血小板減少性紫癜,凝血功能不好多次住院,父親患有腦梗,家中還有弟弟,只靠母親打零工維持生活。

  資助持續了一年,最後一次資助打款是2017年6月,正好這位學生高中畢業。後來,餘紅秀檢查出了結腸癌,想要繼續資助其他人的想法才不得已而暫停。值得高興的是,這位學生順利考上大學,2018年兩人最後的聊天記錄顯示,餘紅秀知道這位學生正在西安讀大學,並囑咐她好好學習。

  抖音分享經歷

  申請人體器官捐獻

  “陪伴老媽15年的抗癌時間,最痛苦的就是每次給老媽籤手術同意書,賣了半套房子治病,到處借錢碰壁,以及2018年確診結腸癌不知道能不能陪伴她更長時間……”餘紅秀説,今年因為家裏經濟不好,媽媽堅持不去做複查,目前暫時沒有哪裏不舒服。餘紅秀最新一次複查沒有轉移。

  為了分散化療的痛苦,餘紅秀開始玩抖音,痛得睡不着的時候就看看抖音,隨着化療結束,她開始意識到這個病的遺傳性問題,“想把自己的故事分享出去,讓更多的人瞭解腸癌還有如何正確抗癌,給病友以及家屬一種力量,現在也幫助了一些病友及家屬正確地面對腸癌、正確抗癌,康復期怎麼度過、怎麼複查”。

  因為母親的病,餘紅秀很早就有學醫的想法,可是家庭情況無法支撐她學醫讀書。一直有遺憾的餘紅秀做了一個決定——申請人體器官捐獻,器官捐給有需要的人,遺體捐給醫學院。去年2月,她成功地在中國人體器官捐獻管理中心登記,並收到志願登記卡和感謝信,“眼角膜、器官、遺體這三項都登記了,到時候哪個能用上就用,也算不虛此行,媽媽雖然沒有文化,但是沒有反對我這樣做”。  

  現在,媽媽負責包粽子,餘紅秀則出去賣粽子,掙一些生活費,她還要慢慢還債。為了鼓勵自己,餘紅秀把自己的網名都改成“與癌對抗的魚兒”;她的朋友圈寫着:“未來一定會很好,即使現在的生活艱辛,你要相信,糟糕的日子熬過去了,剩下的就是好運氣。”

  【香港物流查詢】

掃二維碼上移動長江網
分享到: 0

相關閲讀

文化社會

財經健康

旅遊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