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70、80、90、00年代心中的方便麪是這樣

2017-11-26 09:55 來源: 成都商報
調整字體

  成都商報訊(弓長)其實我們當然知道,隨着外賣的普及和食品的日益豐富,方便麪必然會走下神壇。

  但不可否認,在很長一段歲月,方便麪曾給我們無比温暖和幸福的回憶。

  近日有媒體報道,作為加班拍檔、春運神器,方便麪曾我們生活中重要的“朋友”,2011年之前,方便麪銷量在中國連續18年保持兩位數增長,2013年的年銷量更是創下462億包的輝煌戰績;但2013年以來,方便麪銷量卻連續3年下跌,只剩380億包,比3年前少賣了80億包。

  70年代

  這蚊香狀的彎彎曲曲的東西是什麼!

  最早把“方便麪”這個概念帶入家庭的是我媽,生於四川閉塞小山村的她在上世紀七十年代初就幸福地去了一趟北京,有了不同於一般人的見識。從首都回來的時候,我媽傾其所有買了她認為最稀奇最洋盤的東西:一包方便麪。北京禮物拿回家,全家人仔細研究了那盤成一盤成蚊香狀的彎彎曲曲的東西,不知道該拿它怎麼辦。最後,我勤勞機智的外婆燒了一大鍋水,又加了酸菜在裏面熬了湯,然後把麪條下到裏面。麪條下鍋,一盤居然變成了一根整的。這可咋辦呢?家裏可有七八個人等着品嚐這稀奇物呢!最後還是外婆想出了辦法:用鍋鏟把麪條掐成一截一截的,這樣大家都雨露均沾了啊!

  吃方便麪的激動和幸福永留在全家人的記憶裏,但味道卻搞忘了。也是,一大鍋水煮一根面,能有什麼味道?

  我第一次看到方便麪已經是上大學的九十年代了。最先是看到街上的廣告牌,果然是我媽描述的像蚊香一樣的盤面,上面翻滾着大塊的牛肉以及紅紅綠綠的各種蔬菜,一看就讓人流口水啊。但那時拿着國家補貼才能勉強把書讀下去的我們,哪裏能奢侈到隨隨便便就買方便麪來吃?所以真正吃到那神奇的麪條,應該又過了一兩年。緊張而激動地打開一包,開水一衝,香氣撲鼻而來。但是,居然沒有廣告上那大塊的牛肉?疑惑卻又不好意思問人。第二次換了個品種,上面畫着雞的,卻依然沒有雞肉!悄悄地試了好幾種品種,最後發現,廣告單中鋪在面上的萬紫千紅都是騙人的,實際上就是讓你聞聞那些雞鴨魚肉的味道而已,除了調料渣渣,歸根結底的紮實貨只有一團面。

  不過遺憾歸遺憾,康師傅牛肉麪的味道還是銷魂的,不枉這麼多年我們對它的嚮往和期盼。後來生活好了,康師傅也能隨便吃了,但我始終還是把它作為解饞的零食,只因為它從小在我心中的神聖地位。(一笑)

  80年代

  第一口吃下去,那味道幾十年過去至今還留在我的味覺裏

  小時候,爸爸是糖果廠的廠長,這簡直是一個令所有小朋友羨慕不已的工作。那會兒最開心的事,是每年都有一兩次機會跟着爸爸全國各地跑,小孩子自然是不懂大人的工作,只知道要麼是採購機器,要麼是考察工廠。幼兒時代的我,跟隨爸爸,去過江西的大山,也在蘇州的拙政園裏爬過假山,在上海外灘留過影,也在西湖邊尿過褲子。

  但這些人生之初的旅程裏,為我打開人生新境界大門的,卻是一包方便麪。

  那次是去哪裏出差我不記得了,只記得我們在船上過了一天一夜。第二天早晨,我還在被窩裏,爸爸的同事給我們準備早餐,恍惚記得他遞過來一個大大的搪瓷杯,被子裏飄過來一陣我從沒聞過的氣味。四五歲時的記憶,早在幾十年的時間裏被分解得零零散散,唯獨那一瞬間對氣味的記憶穿越了時空,一直留在味覺和嗅覺裏。

  第一口吃下去,味道和口感都有點怪,但又充滿了新鮮感。和家裏吃的普通麪條不一樣,彎彎曲曲的麪條吃在嘴裏彈彈的,軟軟的。沒有家常麪條那麼多紮實的佐料和香味,但那種特別的口味還是在第一時間抓住了一個小孩子的心。

  我問大人這是什麼?得到的回答是:你吃嘛,這叫方便麪。於是在那之後的幾天裏,我有幸吃到了好幾次泡在超大搪瓷杯裏的方便麪。

  就在那時,這個叫方便麪的東西便超越了所有零食糖果,成為我童年生活裏最難以得到的想念。回到老家後很長一段時間裏,我再也沒有遇到過它,因為在上世紀80年代的西南小城,方便麪對很多人來説還是聞所未聞的新鮮玩意。(璐璐)

  90年代

  因為一手煮麪絕技,我成了寢室裏人人拉籠的對象

  説起方便麪,就不得不説我的大學時代,我持續至今的方便麪癮就是那時培養起來的。

  那是上世紀九十年代初,座標上海。學校食堂並沒有夜宵一説,校園經濟最繁華的後門一條街離宿舍也至少有兩里路,而且學校後門偶爾吃吃還可以,經常吃非富二代不可。所以在那個每天晚上都餓到不行的年齡,方便麪就成了最裹腹也最節約的選擇。

  大一的時候,最喜歡的是宿舍樓下小賣部裏賣的中萃雪菜方便麪,無錫產的,一個麪餅,還有一大袋油汪汪的雪菜,份量之足,泡出來足可以鋪滿我的整個搪瓷碗。當時寢室八個人,其中5個上海人,兩個江蘇人,這兩個江蘇人其中一個在上海有親戚,另一個一進大學就談了男朋友,於是週末的宿舍,就留下我一個人。初來乍到,我害怕一個人去食堂打飯,於是不曉得有多少個週末,全靠中萃方便麪陪我度過,在陌生的異鄉,在獨自一人的房間,方便麪成了我最隱祕的朋友。

  到大二大三時,同學們早已不像剛來時那樣,動不動就回家,而是成天沉溺在學校裏,看閒書、談戀愛,抑或什麼都不做。那個時候胃口真是好啊,夜又如此的漫長,而且越是冬天越餓。這時學校裏開始流行一種叫美廚的方便麪。因為太過盛行,宿舍樓下的小賣部裏經常斷貨,我們只好呼朋引伴,在校園裏的各個小賣部間穿梭。

  不曉得是不是四川人在做飯上自有天賦,總之我真的就是我們寢室裏方便麪煮得最好吃的那個人,照她們的話説,“同樣的方便麪,你煮出來的就是不一樣”。於是全寢室的人都排隊等着我給她們煮方便麪。那時候寢室裏絕對私自用電,我們就偷偷買了兩個電水壺,就跟現在的電水壺差不多,只不過那時壺體是杯子形狀的,也是不鏽鋼,但要小得多,煮一袋方便麪剛剛好。

  方便麪丟下去,再加幾根上海青,如果有榨菜,再丟幾片榨菜。火腿腸是奢侈品,偶爾才會有一次,而且就算有,一根火腿腸也至少要煮兩袋方便麪。然後一屋子的腦殼湊在一起,死死地盯着電水壺裏的方便麪咕咕咕,看鍋裏的汽越來越大,把鏡片都弄花,再看着方便麪慢慢變軟,發亮。

  “可以了,可以了!”我一聲令下。方便麪剛倒入飯盆,幾雙筷子就一起伸了過來。“哇,好好吃!”一邊讚歎一邊跺腳——哈哈哈太燙了,把嘴巴燙到了。“哎哎哎給我留口湯哈!”“太討厭了,湯都不給我留一口!”

  後來,寢室裏分化成了兩派,而我作為最無害的小妹妹,加上我的煮麪特技,自然成了兩派都要拉攏的對象。每天晚上一回到寢室,我的座位上就已經安安靜靜地擺着兩袋方便麪了。再後來,女生宿舍門口來了個炸油鍋子的(就是白蘿絲裏裹一層面粉,然後下油鍋炸),我生平最喜歡的就是油炸的東西,那個香啊,足可以讓我忘記天王老子。於是我的座位上,更多的時候就變成了一袋方便麪一個油鍋子。

  其實因為家裏窮,我的大學記憶並不是很快樂,但每次一想到她們給我買的方便麪和油鍋子,就不得不承認,她們對我還是好。而且現在,只要稍微隔一段時間沒吃方便麪,就會格外想念。(柳荷)

  高中最温暖的記憶,就是一邊泡方便麪一邊抓緊時間看電視

  父母的愛,大多通過食物餵養來表達,只要是我喜歡吃的,他們總是二話不説一箱一箱地買,例如餅乾、例如芒果、例如方便麪。

  高中枯燥又高壓的生活裏,給予我很大支撐的,除了青春少女的初戀故事、追星的瘋狂熱情之外,就是每晚靜靜等待我回家的一包包方便麪。

  不知道是青春期發育需要,還是心理安慰,每次下了晚自習,都會感覺特別餓。總是迫不及待地回到家,坐在沙發上,等待外婆給我端上一碗加了豬油、熟油海椒、葱花和自制肉臊的“豪華版”康師傅紅燒牛肉麪。關於方便麪最好的品味感受是在冬天,家人給我把取暖器提前開好,然後在灶台上温一壺水,等我一到家就從紙箱裏拿出一包面,花十分鐘為我泡好。在那短暫又漫長的等待裏,我會抓緊時間看看電視,緩解學習的緊張。

  泡好的方便麪被遞到手裏,捧着碗的手瞬間暖和起來。一直到今天,在外婆的印象裏,那碗紅燒牛肉麪還是我的最愛,只是她老了,不太方便再泡給我吃了。(李子甜)

  00年代

  剛參加工作,和女朋友靠粗茶淡飯+方便麪度過最初的艱難

  剛工作時,和女朋友租住在一套30多平方的小房子裏。那會兒工資不高,為了省錢,我們幾乎不下館子,每天堅持自己做飯。實在累到不行,在那個不流行外賣的年代,方便麪就成了我們的首選。每次去超市,都會在方便麪貨架前算計很久——袋裝面比桶裝面便宜,五袋裝的比單個裝的便宜,遇到超市搞活動,價格還會更便宜。每次買方便麪,都無異於做一次成本預算表。

  那會兒最便宜的方便麪不到一塊錢,調料很簡單,但加上青菜、火腿腸,也能變成一頓美味。吃完再來點水果,就完成了一天最後的充電。有一次,女朋友不小心打翻了剛剛泡好的方便麪,那天她工作上正好遇到點挫折,於是對着滿地狼藉的方便麪,狠狠地哭了一場……

  就這樣,在初入社會的日子裏,我倆靠着相互鼓勵和一頓頓簡單的飯菜,在無數個疲累的夜晚,建立起對未來的信心。十幾年過去,我們從什麼都沒有的小青年,終於奮鬥到現在的中產家庭,而當年陪我吃方便麪的女朋友,現在是我的太太。

編輯:張亮

掃二維碼上移動長江網
分享到: 0

文化社會

財經健康

旅遊青春